当前位置:山东畅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历史张学良被软禁是都干啥了?为何自由后没回大陆
张学良被软禁是都干啥了?为何自由后没回大陆
2022-09-23

西安事变后,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,从此就开始了被软禁的生活。张学良先被囚禁在贵州省修文县阳明洞,1941年5月张学良转囚贵阳市麒麟洞,又在1942年2月把张学良移往贵州省开阳县刘育乡囚禁,1944年春天再移贵州息烽县阳郎坝,1946年张学良被押往重庆歌乐山戴公馆,1946年10月被送到台湾,1947年移住井上温泉(新竹县)。 1957年10月移至高雄市西子湾,1961年秋移居台北市北投居所,1990年恢复人身自由,1995年起离台侨居美国夏威夷,2001年10月14日病逝于檀香山,享年101岁。

软禁生活中他都干点啥?昔日风光的阔少,当摘掉一切光环后,他变得再普通不过。“自己在室内听收音机”。冬天室外冷,只能待在屋里。这台收音机当时在台湾算是“奢侈品”了,也是井上温泉张学良唯一可使用干电池的“家用电器”。宋美龄送收音机时,专门交代要配上几节电池。有了收音机,在大山中的张学良得以了解世界的变化。

为啥不回大陆呢?

晚年,张自感对不起祖国人民,打算去大陆老家看看,去东北给父老乡亲认个错,那么,张学良在人生的最后10年里,究竟为什么始终没回大陆呢?1991年,张学良确曾计划回大陆一趟。该年年初,张将老部下之子王冀叫到台湾,希望由他穿针引线,瞒着台湾当局,先秘密与大陆方面接触,“拿到邓小平或者杨尚昆的邀请信”。

王冀回到美国后,“和北京政治局的朋友直接取得了联系”,同年3月,王冀前往北京商议具体事务,临走时强调“此事一定要保密,信(邀请函)写好务必要直接交给我,我会亲自来北京取。”

当然,王冀不是张学良所依赖的唯一途径——同年3-6月份,张自台湾赴美,住在“纽约女朋友”蒋士云家中,曾透过旧部宁承恩,向阎宝航之女阎明光、之子阎明复(曾任统战部部长)传递信息,欲谈“统一问题”。大陆方面,4月份也通过其他渠道得到消息——“张学良表示一定要回大陆,但现在不是时候,一个月以后再定”,开始有大的动作,决定向张派出“中央特使”;辽宁省委指示要求恢复大帅府原貌,迁走其中的住户和外围的棚户区居民。5月底,吕正操作为大陆特使赴美与张会面,但让吕失望的是,张表示:“我这个人清清楚楚地很想回去,但现在不是时候。”

至于最初的牵线人王冀,则始终没有拿到大陆方面准备的邀请信。1991年秋,他再赴台北拜访张学良,问及回大陆一事的进展。张说:自己并没有改变主意,还是很想回大陆,“不过这次的事情很不妙,总之,我们以后不要谈它了。”同年圣诞节,王冀回大陆,“碰见一个前政治局委员,也是当时中国决策层的核心人物。他和我是世交,他的父亲是我父亲20世纪30年代的旧部。我问到邀请张学良这件事,他告诉我说:‘邀请张将军这个事情是我们弄砸了。邀请信倒是写了,可是信没有交给你,没有送给张学良手上,而是到了不该给的人手里,弄巧成拙了。如果当时把信给你,估计就成行了,坏就坏在信交错人。到底是怎么交错,谁交的,我也不是特别清楚,也不太好说。’”

据王冀披露:“后来,我慢慢了解到整个事情的原委。邀请信没交到张学良手上,而是让台湾当局方面的人得到了,台北提前得到了张学良想回大陆的确切情报,这样一来,张学良回国就没希望了。蒋经国死后,张学良将军一直受到李登辉的厚待,并且得到自由。然而,张学良秘密联系回大陆的事情是台北方面不能容忍的。这件事台北当局提前知情,使张学良在李登辉面前十分难堪,威信扫地。如果神不知鬼不觉回去倒也罢了,怕就怕台北先得到消息,这样不但无法成行,张学良也有失体面,两头为难。像张学良这样好面子重尊严的人,出了这样的纰漏,颜面尽失,自然非常不高兴。于是只好作罢,彻底断了回大陆的念想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对我说以后不要再谈了的原因。”

至于李登辉和张学良之间,因为此事发生了怎样的冲突,尚不得而知。可知的是,张1991年想要回大陆,并非“故乡行”这般单纯,而是试图在“两岸统一”这个问题上充任某种重要角色,故与吕正操会见时重点谈及了这个话题,二人还就李登辉是不是“台独”发生了意见冲突。张坚持认为李“是相当爱国的人”,“不是‘台独’,他是个学者、基督徒”。张还对吕说:自己回台后,要向李登辉转述大陆的对台政策,“我不能替李作主,也做不了主。但可以原原本本地把你们的意见告诉李”。张自信“也许将来两方面有用得着我的时候。”张心思如此,其与李登辉的冲突,也应与此有关。此番冲突,大约也让张明白了自己在现实政治中已没有扮演大角色的机会。如王冀所言,此后,张再也没有兴起返乡之念。

张学良侄女说其为何不回大陆

1994年,张学良夫妇离开台湾,在夏威夷定居,从此开始了真正自由的生活。侄女张闾蘅说,大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到了夏威夷的时候,我们请他出去吃饭、陪他聊天。以前在台湾,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,每天出来一直都有人看着,一般是两辆车,一人开车的,另外一人坐在后排一言不发,后面还有一辆车紧跟着。直到大伯到了夏威夷,这双眼睛就没有了,可以我行我素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气氛不一样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

“大伯弥留之际,依旧念念不忘大陆,却因诸般因素,未能于有生之年回大陆一趟。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。” 张学良说,要在适当的时候回到东北老家去看看,主要是看看亲友,说这事与政治无关,因为他本人早已退出政治,早已脱离政治。他希望人们不要把他回去探亲扫墓的事同政治连在一起。

1980年10月10日,张学良曾登上金门岛,首次远眺大陆。随后,他在信函中引用于右任﹕“葬我于高山之巅兮,望我大陆﹔大陆不可见兮,只有痛哭﹗”表达思想之情。他说﹕“我还是想我自己的大陆故土,还是怀念东北,自九一八后,我就没有回东北老家。”

对于“张学良为什么至死没有回大陆”,张闾蘅说,其实没有别的原因,大伯很多事情都没踩在点上,当他想回大陆时,政治环境不允许,等环境允许了,又因为大妈的病情回不去。他们一直相依为命,不可能撇下大妈一个人回大陆。赵一荻年轻时曾患肺癌,割除了一片肺叶,而张学良在40多岁时患了严重的眼疾,因居在深山中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,视力差到看人只是影子,打麻将全靠手感,一耳全聋,一耳微有听力。多年来,赵一荻就是张学良的眼和耳,但她一大声说话,就喘不过气来,非常痛苦,两人以轮椅代步相依度日。